“堕落”的种子何时埋在阿尔萨斯心底?就从遇到瓦里安的那时起

讨论魔兽世界游戏里的一切,畅所欲言。
回复
头像
admin
帖子: 88
来自: 海外私服联盟
联系:

“堕落”的种子何时埋在阿尔萨斯心底?就从遇到瓦里安的那时起

帖子 admin » 周五 3月 16, 2018 2:53 am

魔兽世界仿官方巫妖王之怒怀旧服小组转载

暴雪准备洗白阿尔萨斯?先看看在现有魔兽正史中他的心理状态到底是怎样的。

《魔兽世界编年史》第三部即将发售,在该作品中颇有将为阿尔萨斯“洗白”的迹象,而究竟从现有的魔兽正史中阿尔萨斯的内心是怎样的?且听我们的作者正弦函数带来的阿尔萨斯心理分析。

魔兽人物分析——阿尔萨斯篇

巫妖王阿尔萨斯作为WOW中人气最高的大反派,在WOWER心中有着无法替代的地位,对于他的成长史,相信很多人都可以娓娓道来。如果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解读阿尔萨斯的成长历程,会发现,一切都是那么的合情合理。


图片


阿尔萨斯,洛丹伦王国的王子,未来的王位继承人,天生自带光环的角色。从小就接受正统的贵族教育,跟随穆拉丁·铜须修习剑术。周围的人尊敬他,爱戴他,呵护他。年少的阿尔萨斯似乎是一个完美的王子。

他的人生第一个转折点是在第二次兽人战争时期,当时瓦里安·乌瑞恩王子流亡到洛丹伦。年龄相仿、地位相近、背景相似的两位王子,很快就发展出了友谊。正是这段时间,阿尔萨斯发展出了此后影响他一生的核心心理:自尊。



图片



两位王子在并不长的相处时间内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比剑。从小被作为战士培养的瓦里安王子,剑术水平技高一筹,直到他们分别时,阿尔萨斯从来也没能战胜过瓦里安。

这段经历,对于年少王子的自尊心,是一次伤害。完美而杰出的自己败给了一个流亡落魄的王子,对于阿尔萨斯而言,是难以接受的。所以他不断挑战、却又不断落败。

不过彼时的阿尔萨斯还小,这件事不过是一粒小小的种子,被深植于心中,直到后来几次大的事件的影响,才让这颗种子最终发芽成长。

事件一:无敌之死

少年总有叛逆时,王子也会由于受不了穆拉丁的严格训练而翘课出去玩。他儿时好友之一就是巴尔尼尔农庄的约瑞姆。一次王子翘课去农庄玩的时候,正好遇见一匹母马“亮鬃”分娩。刚出生的小马驹“俘获”了王子的心。阿尔萨斯第一眼见到它时,已经认定了,这将是伴随他身边的战马。

“阿尔萨斯觉得自从这马驹出生时,他们目光相接的那一刻起,彼此就有了某种羁绊。......它不是战马......但无敌将会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,其实已经是了。”(摘自官方小说《阿尔萨斯:巫妖王的崛起》,克里斯蒂.高登著)

“无敌”的名字源于洛丹伦的一项传统,即以某种品质来命名自己的坐骑。原作中提及的无敌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,这是颇有深意的。



图片



熟悉阿尔萨斯故事的人应该知道,无敌其实是死于阿尔萨斯之手的。

因为一次意外,无敌马失前蹄,前腿重伤,阿尔萨斯不忍看到无敌受苦,更不能接受无敌即使能够康复也再也无法成为他的战马这一事实,强忍悲痛亲手终结了它的生命。联系到原作中描述无敌为他生命的一部分,那么可以理解为阿尔萨斯亲手终结了自己的一部分“生命”。

无敌仅仅是前腿摔断了,可能并不危及生命,但是阿尔萨斯为什么要杀掉无敌?他不允许自己的战马成为“废物”,就如同他不会允许自己沦为平庸。

宁可站着死,不愿跪着生,典型的铁血战士思想。注意,是战士思想,不是圣骑士!那么阿尔萨斯终结掉的自己的那一部分是什么呢?悲悯之心。

事件二:圣光受洗仪式

大家都知道,阿尔萨斯圣骑士道路上的导师,是白银之手骑士团领袖,光明使者乌瑟尔。作为圣骑士,从能力和信仰等各个方面,乌瑟尔无疑是最杰出的,但是作为老师这个角色,他比起法奥不是差了一点点。

乌瑟尔的教导,太教条,忽略了阿尔萨斯的一些天性,他是在按照自己对圣骑士的理解来塑造阿尔萨斯。其实阿尔萨斯对于圣骑士这个角色,是又爱又恨的。

爱的是这个高尚的身份能给自己带来更多荣耀和光芒,极大的满足了他的自尊心;恨的是乌瑟尔的教条主义压制了阿尔萨斯的战士天性。




图片


在阿尔萨斯成为圣骑士的受洗仪式上,他身着板甲,光芒闪耀,接受圣光的洗礼,成为一名高尚的圣骑士,万众欢呼,万民敬仰。如果一切按照剧本来,多么美好!

但偏偏不是这样。在接受圣光洗礼的一刹那,圣光“犹豫”了,因为圣光明白,王子的信仰并不坚定。但是圣光秉持着宽容的态度,最终还是接纳了王子。但这对自尊心极强的王子来说,是难以接受的。本应该完美的受洗仪式,因为这一点瑕疵而变得不完美了。

事件三:与吉安娜的爱情

提到王子怎么能不提到吉安娜呢?但是王子对于吉安娜的爱是什么样的?王子其实更加爱的是自己。吉安娜,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的女儿,安东尼达斯的爱徒,达拉然的明珠,魔法界的新星。还能有比她更能满足王子自尊心的女人么?

更何况他击败的情敌是谁?凯尔萨斯,高等精灵王子,大魔导师,达拉然的领导者之一。只有传奇般的爱情,才能配得上注定成为传奇的王子殿下!说白了,这不是爱情,只是自我满足罢了。




图片




事件四:与诅咒教派的战斗

这次事件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,剧情方面想必这一段更是耳熟能详,就不再赘述了,只说几个关键点。

一、壁炉谷之战。王子追击被污染的运粮队到达壁炉谷,被亡灵大军围攻,处于极大的被动,是吉安娜和乌瑟尔及时赶到救下了王子一行人。

这次失利让王子赶到屈辱和恐惧,他第一次真正体味到了自己力量的渺小。为了将这种威胁彻底扼杀,同时也为了洗刷自己的屈辱感,他当即决定继续追击直扑斯坦索姆。


图片



二、斯坦索姆的抉择。王子屠城的决定,其实并不意外,而这里实际上是和无敌之死是相呼应的。王子作为王储,迟早是洛丹伦王国的主人,斯坦索姆作为洛丹伦王国的一个城市、其市民也是王国的子民,实际上都是王子自己王国的一部分;王子能亲手终结无敌,为何就不会亲手终结斯坦索姆呢?他的悲悯之心早已随着无敌死去。

更强烈的动力则是洗刷自己战败的屈辱。最终,在这里,他遇见并击败了恐惧魔王马尔加尼斯。这次“胜利”极大的满足了王子的自尊心,所以,马尔加尼斯的挑衅和嘲讽很轻松的成功作用在了王子身上。还有什么能比乘胜追击、消灭邪恶、凯旋而归、接受万民崇拜更加让人热血沸腾呢?

事件五:远征诺森德

其实自斯坦索姆事件后,王子的命运已经被握在了耐奥祖手里。王子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性,沉沦在对力量的追寻和对自尊的满足之中,而这一切,不过是为了充满他那日益膨胀的自尊心。所以,在力量面前,即使是把自己当做半个儿子的穆拉丁·铜须,也得死。

当马尔加尼斯最终成为剑下亡魂时,圣光终弃王子而去,而王子也最终化身死亡骑士。不过此时的王子,还不是巫妖王,只是巫妖王耐奥祖麾下的一名战士而已。



图片



那么黑化之后的王子有什么变化呢?黑化后的王子,只是摒弃了之前光鲜亮丽的外壳,其本质随着一个个事件的发展,已经逐步成型。尊严,依旧是其核心驱动。

堂堂洛丹伦的王子,如何甘心成为别人的手下?但偏偏自己又被耐奥祖所控制,奈何不得他。那么他只能将这份仇恨转移给其他人,弑父弑师,将希尔瓦娜斯转化为亡灵,驱逐恐惧魔王。直到另一个大事件的到来。

事件六:冰封王座之战

此事件是war3的高潮部分,伊利丹在基尔加丹的支持下,率大军围攻冰封王座。在耐奥祖的命令下,死亡骑士阿尔萨斯从洛丹伦驰援诺森德,并在最终决战时赶到,击败了伊利丹。

耐奥祖为了保命,赐予了阿尔萨斯前所未有的力量,正是这股力量给阿尔萨斯带来了“希望”,最终,凭借这股力量,死亡骑士夺下了王冠,坐上了冰封王座,成为了巫妖王,成为了自己的主宰。



图片



纵观王子的一生,在成为巫妖王之前,他从来没有真正主宰过自己的人生。本可以成为杀伐果决的战士的他,由于缺乏一个好老师而最终成为了一个需要悲天悯人的圣骑士,殊不知慈悲之心早已随着无敌死去。这种自我与本我的不匹配注定了王子将失去自己的信仰。

而强烈的自尊心,则驱使着他在追求胜利和力量的道路上不择手段,最终被耐奥祖所利用和掌控。也正是自尊心最终拯救了阿尔萨斯,让他抓住机会,重掌了自己的命运。适当的自尊,有助于个人的积极奋进,而过度的自尊,会让人失去辨别对错的能力。

回复